当前位置是:帝豪2娱乐 > 公司动态 > 公司动态

产品屡败屡战?没关系,“自拍产业”的市场还

来源:wehoppe.com 作者:员农 发布时间:2017-09-30 点击量:

  产品屡败屡战?没关系,“自拍产业”的市场还大着呢!

  一、从上月发生的、看似没什么关系的四件事说起:

  第一件是个乐园。4月29日,香港开通了首个以自拍为主题的海滨乐园。乐园展出30个1:1真人比例的动漫雕塑,有一个雕塑是郭靖,正在拿着手机自拍的郭靖。地点在湾仔金紫荆广场。

  第二件是网红。当时我们在做一个网红的调查,调查的同学告诉我网红都是自拍狂,为此我特意的看了一些资料,发现除了淘宝网红喜欢自拍,许多女明星也是自拍到了痴迷上瘾的程度,比如柳岩,光线的当家女主持,不管是睡前还是出席活动都不忘带着美图手机来一张自拍照!

  第三件是手机。苹果手机也杀入到自拍大军中,专门把iPhone6s的摄像头升级到500万像素,还搭配了一项屏幕补光功能。但是,4月的国产新机的自拍产品更为激进,R9的前置镜头提高到1600万,HTC为前置增添了光学防抖,华为增加了徕卡镜头,在此之前美图V4的自拍镜头已达到2100万像素,堪比数码相机,只需一键,就可以轻松美颜。

  第四件是无人机。北京GMIC大会上出现了一款自拍无人机 Hover Camera,以“傻瓜式跟随自拍”为特色,据介绍,“它有两个摄像头。前置摄像头是1300万像素,拍摄视频。还有一个朝下的摄像头,以60帧每秒注视地面,会更正自己的位置。”

  二、自拍与其背后的“印象管理”心理

  这四件事,四个地点四个时间四个场景,貌似风马牛不相干。其中,我对郭靖那个雕塑印象深刻,我认为他的出现体现了更多的含义:这个IP诞生于香港、是著名的网红、拿着手机、喜欢自拍。显然,这是这个时代符号。

  手机来自拍,无人机来自拍,网红来自拍,都容易理解,郭靖雕塑也玩自拍,这自拍,显然不寻常。随后搜索了一下,结果发现:

  2013年11月19日,《牛津词典》宣布“selfie(自拍)”成为牛津2013年度热词,以表彰这一凭借智能手机自拍以及社交媒体分享而风靡世界的词汇。牛津词典对“自拍”的解释是,“一个人给自己拍的照片,尤其是使用智能手机或网络摄像头拍摄,上传到社交媒体网站的照片。”

  不仅如此,2014年,韦氏词典也收录selfie一词,将其定义为“自己为自己拍摄的图像,使用数码相机,尤其用于发布在社交网络中”。

  这两个定义里综合了四个元素:个人、照片、互联网、社交。这让我想起了十几年前在互联网上风靡一时的几个名词:个人门户、个人互联网、个人网络化、个人形象,比特人等等。自拍,原来是将个人互联网化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没有自拍的时候,我们为互联网贡献的主要是文字,有了自拍后,互联网进入图片形象时代。在过去的许多年里,我们作为互联网用户,可以决定自己的语言和文字表达,但个人形象却始终朦胧不清,只能用别人的照片、甚至一个抽象的图标来代替。而在自拍时代,可以通过各种操作简单的移动智能设备,记录、编辑和发布自己的形象,换言之,我们获得了对网络空间中自我形象的操控权。

  当然,这种控制权来的似乎并不简单,从大家对自拍产品的态度就可以看出社会氛围的改变。现在有自拍神器之称的美图手机在13年推出第一款专注自拍的美图手机1时,几乎所有的人都不怎么看好,很多质疑的声音都认为已经有了免费的美图秀秀,人们为何要再花钱买个硬件,而且这硬件相对来说还不便宜。

  而4月的OPPO R9、HTC 10发布时,人们讨论的最多议题确是,通用型手机产品中加入自拍功能是否能被自拍消费市场的用户承认。从第一款自拍手机被质疑前景到讨论手机中加入自拍功能是否占领自拍消费市场,社会对于自拍产品的态度已经改变,自拍从一种小部分人的自我表达变成了整个社会都愿意接受的自我形象管理形式。

  自我形象的操控权,用社会心理学的术语来说,就叫印象管理。美国社会学家欧文·戈夫曼在《日常生活中的自我表演》有这样的解读:人们按社会剧本的需要(即社会期望的需要)扮演自己的角色,而他们的演出又受到对方互动的制约。在互动中,每个人都无法摆脱别人存在的事实,因此都不可避免地根据别人的期望来塑造好自己的形象,努力隐藏别人不欣赏的某些方面,表现出别人欣赏的东西。



上一篇:阿里1.95亿元入股SM,百度尴尬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