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见问题当前位置:星鸿娱乐 > 常见问题 > >

星鸿娱乐:网约车新政各方博弈周航解读老二易

  竹木狼马是

  文/李君宇

  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作为专车行业的先驱,易到如何从老大被滴滴、Uber中国逆袭变成老三?滴滴合并Uber中国后,10月8日网约车新政出台,老二易到还有多大的机会?

  中国专车市场第一个拓荒者、曾经的行业老大一降再降变成行业老三,却错失7亿美元的融资机会,在滴滴、快的以及后来的Uber中国,多轮补贴大战中却只能被动卷入、一年后被乐视7亿美元控股、因为滴滴Uber中国合并而自动升级行业老二、创始人又被“离职”传闻缠身。

  周航与他的易到,起落沉浮六年,个中滋味难言。

  业界内外以为滴滴和Uber中国合并,战争进入尾声,这个行业却因为一纸公文戏剧性地再起波澜。2016年10月8日,北上广深出台网约车新政征求意见稿。若是实行,依靠订单数量撑起高估值的滴滴有可能被重创。

  9月“新经济100人”专访周航,问:如果还能再摸一把牌,你觉得自己的胜算有多大?

  周航沉默了几秒钟,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我觉得对成功的渴望必须要足够的强硬,如果不足够的强硬,那是对团队的不负责任。”

  先驱者: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周航,天生就是一个生意人。

  他留着寸头,穿着黑衬衫,说话的时候带着一股北京味儿,采访的时候一手搭着桌子,在桌上比划着一二三。气质温和的周航偶尔也会流露血性,“新经济100人”采访时,他接到消息,有司机因为被系统罚分,把当地易到运营员工给打了,“哪怕追到天涯海角,老子也要(报警)把他办了。”

  周航父亲是工程师,母亲是医生,出生于北京,随父母在四川内江的石油大院里生活,从小就没过过苦日子。

  他最早和哥哥做工程音响起家,当别人还在为生计打拼的时候,他已经跨过赚钱那道坎儿了。这时,周航却陷入了深深的焦虑和痛苦中。自己不是音响爱好者,没有相应的兴趣作为基础,加上音响公司遭遇瓶颈,做到几个亿之后做不上去,自己也没了那股干劲。

  2004年,周航离开投身十年的音响行业,进入长江商学院读书,成绩最好的是战略学,这门课的教授就是当时雅虎中国的总裁曾鸣。2007年,曾鸣邀请周航做雅虎中国顾问,这是他第一次近距离接触纯粹的互联网公司。周航基本上把雅虎所有业务都摸了一遍,完成了从“土老板”到“互联网行家”的转变。

  下一个起点在哪里?周航曾经设想了无数次,“我创业肯定不是资源依赖型的,比如说我有什么关系、有什么资源,我就做什么。我完全是从市场的角度出发,我发现了市场有什么需求,我洞察了什么”。

  周航千挑万选选中了商务车,源于自己切身体会的痛苦:他最怕去上海出差,从虹桥机场出来,为了坐上出租车,排队得等一个多小时。为了这事,周航是能不去上海出差就坚决不去,“我就想有没有一种面对商务人士的租车服务,可以付很高的价格,没问题。”

  传统的包车服务一般按天计算,一天要几千元。周航就想开发一个针对商务人士短租服务的产品,一来把司机的时间打散,通过接短租单来提高整体收入,二来商务人士也可以享受到短时、便捷的租车服务。

  周航花了两三个月走访调研,发现传统的出租车行业有太多问题,运力和服务质量都不足以满足乘客的乘车需求,而自己需求又那么强烈,为什么不彻底颠覆一下这个行业呢?

  然而不管是大的租赁公司,还是黑车司机,都认为这是死路一条。前辈们语重心长地劝周航,“千万不能干,你可不知道这里面水深水浅啊。”但周航觉得作为一个成熟的创业者,应该有自己的判断,“我要是听你们的话,早就回家抱孩子去了”。

  2010年,周航自己投了1000万元,加上同学们的一点帮助创立了易到。得益于雅虎中国咨询顾问的工作,周航积累了很多互联网人脉,公司刚起步的时候就有一个优质的核心技术团队助阵。

  易到联合创始人兼CTO汤鹏就是其中之一,周航当年用一个PPT把他忽悠入伙了。还没等到阿里巴巴上市,汤鹏就把阿里巴巴股票卖了。谈起这段过去,汤鹏没有丝毫的后悔,“首先不管创业怎么样,你自己觉得能解决你的问题,这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开始。”

  上一篇:深度解析:车联网市场现状与趋势预测产业研究|物联网|物联网时代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3.15今日推荐:海马玩模拟器品质至上性能如一

下一篇:没有了

推荐内容

客户服务热线

400 888 8932

在线客服